牵只蜗牛去散步-ZAKER新闻

[复制链接]
查看123 | 回复0 | 2019-7-16 09: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牵只蜗牛去散步 牵只蜗牛去散步
09-04 02:31
<img class="lazy opacity_0 " id="img_0" data-original="http://zkres2.myzaker.com/201909/5d6eb1f162276844ad000040_1024.jpg" data-height='266' data-width='400' />

2018 届高三(9)班 郭佳欣
一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少年,一个初为人父的年轻人,是怎样牵着他身边的小蜗牛一步步走到现在。
第一次见到他是多年前的一个清晨,前一天晚上下了大雪,要起得很早才能避免迟到。一片雪白中的一点红进入我的视线,被大红色映衬着的一成不变的笑,目光是涣散的,他身后的男人戴着帽子和手套,耳朵冻得通红,脸在帽子的阴影下看不见表情。爸爸呵斥着让我快走……
" 小区里有个傻子。" 从那天起我便知道,小区里有个和我年纪相仿,但不正常的人。他不会直立行走,不能交流,只会傻笑。我有些同情他,但更多的是害怕他,我很少见到身边有不正常的小孩。再大些上学以后要早起,几乎一周有一半的早晨会看到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身影和他身后看不清表情的男人,他的父亲。一个与我爸相识多年的人,北京老爷们儿,年轻时一起喝过酒,打过架,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又多了个儿子,我爸羡慕了好一阵,直到查出了问题。两口子把新婚买的车卖了,把拆迁的房子卖了,治了一年又一年,没有起色……爸爸告诉我,那男孩的父亲也曾是个骄傲的男孩,如今辞了工作,四处求医。每天早上一次,中午一次,晚上一次地带他的儿子出来。从不干家务的他开始管全家人的一日三餐。当年打架能以一敌三的他,如今瘦得只剩骨头。
又是一年的冬天,我在早上与男孩相遇,他还是只会笑,还是一身鲜艳的红色和稍多了几分清明的眼睛,挽着他父亲,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走,只能走几步便费力地跌坐到轮椅上,可他不气馁,他父亲也没有气馁,大声地喊着让那男孩继续。男孩似是听懂了,又似是没听懂,两个身影一点一点向前移动,像两只蜗牛,慢吞吞的样子。
前两天往家走时,听见身后的嘈杂声,回身一看就看到了那个笑容,还是那个笑容,却多了几分灿烂。我听见他大声地和其他人说:" 你好!" 在他迈开步子朝他父亲走去的同时,我却忽然湿了眼眶:他在一个个夏日蹲在下脚木料前一根一根地打磨、钉钉子做成的 " 直立学步车 " 高矮不同地摆在小区的角落,他嶙峋的身子骨和本不该满头的白发。我想起一个又一个下着大雪的早晨,想到一个又一个从他眼前跑过的正常的、活蹦乱跳的小孩和不懂事的大人或孩子投去的异样的目光,想到一个平凡人年复一年的不知疲倦又不知何时结尾的坚持,一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少年,一个初为人父的年轻人,是怎样牵着他身边的小蜗牛一步步走到现在。
我忽然记起了第一次见面,爸爸轻快地问:" 怎么茬儿呀?" 他推着他儿子淡淡地应道:" 咳,散散步。"
【陈淑芳点评】
冬日雪后的早晨,一位父亲推着智残的孩子散步引发 " 我 " 的好奇,从而开始讲述这对父子之间的故事。作者抓住三次与这对父子相见的画面进行细致刻画,通过男孩眼神的变化、笑容的变化让我们看到了父爱的力量。同时那位曾经 " 嚣张 "" 傲慢 " 的年轻父亲的生活遭遇的巨大变化,又让读者感受到了他与生活中的苦难抗争的坚强!
这篇习作在一首哲理诗《散步》的启示下,化抽象的 " 牵只蜗牛去散步 " 为生活中的具象,以第一人称的视角行文,自然写出了 " 我 " 的认知的变化和成长,也深深地感染了读者。
楼主热帖

40

主题

40

帖子

109

积分

普通用户

Rank: 1

积分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