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教师被指撞人后逃逸拒不赔偿: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是肇事者-ZAKER新闻

[复制链接]
查看159 | 回复0 | 2019-7-16 09: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代快报讯(记者 邱骅悦)9 月 4 日,南京市民吴女士发微博求助称,自己于 2019 年 6 月 12 日在南京市玄武区遭遇车祸,导致左手粉碎性骨折,而肇事者欧某却在事发后逃逸,至今拒不赔偿。9 月 9 日,现代快报记者联系到吴女士的丈夫朱先生,他告诉记者,交警已开具事故认定书,认定欧某负全责," 且事故后驾车逃逸 "。他说他们准备起诉肇事者。9 月 9 日下午,欧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自己并未拒绝赔偿,而是吴女士一家 " 不断加价 " 使他无法接受,现在只希望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
<img class="lazy opacity_0 " id="img_0" data-original="http://zkres2.myzaker.com/201909/5d7888599e780bf723000005_1024.jpg" data-height='617' data-width='750' />

△交警出具的事故认定书
教师称自己并非肇事者
事故认定书:事故后驾车逃逸
6 月 12 日晚 10 点,市民吴女士在下班后骑电动车回家,在经过玄武区马标公交车站时发生了意外。电动车驾驶员欧某在超车时与吴女士发生了碰撞,致使吴女士摔倒在地。后经南京军区总医院诊断,此次事故导致吴女士 " 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左尺骨茎突骨折 "。
" 肇事者一开始还把我爱人扶起来,说自己是中学老师,有道德素养的,不会逃跑,结果警察还没来人就不见了。"9 月 9 日,吴女士的丈夫朱先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事故发生后,肇事者欧某并没有陪同吴女士去医院检查,而是选择了逃逸。
据朱先生回忆,事发后他们立刻报警,并通过排查监控录像找到了欧某居住的小区。6 月 14 日晚,朱先生一人前往该小区搜索,最终在一栋单元楼里找到了欧某的家。朱先生回忆说,欧某起初拒不承认自己是肇事者,后来改口表示可以 " 私了 " 解决此事。
9 月 9 日下午,记者联系到肇事者欧某,对于这起事故的原因,欧某有自己的看法。他并认为自己是这起事故的肇事者。欧某表示,事故发生时有多辆电动车与吴女士发生挤压、碰撞,他只是其中之一," 所以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是肇事者,出于好心,我把她扶起来后就回家了,后来说让我负责,我就只能认了。"
对此朱先生认为,这是欧某逃避责任的说辞。在朱先生提供的两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记者看到,两份认定书均明确写道 " 欧某驾驶电动自行车超越前车时妨碍被超越的车辆行驶,是导致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且事故后驾车逃逸,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 "、" 欧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 "。
9 月 9 日下午,记者就此致电交警一大队核实情况。负责处理此案的民警告诉记者,目前此次事故的责任认定环节已结束,责任认定书已发出。关于是否要对欧某的肇事逃逸行为进行处罚,这位民警表示,相关工作还在进一步进行中。
<img class="lazy opacity_0 " id="img_1" data-original="http://zkres1.myzaker.com/201909/5d7888599e780bf723000006_1024.jpg" data-height='1000' data-width='750' />

△吴女士手腕受伤
协商赔偿成 " 罗生门 "
双方均希望司法解决
虽然交警已认定欧某需要承担相应责任,欧某也同意 " 私了 "。但据朱先生介绍,欧某对于赔偿的事一直都不积极。 "6 月 14 日我看他后来认错态度很诚恳,还用微信转给我 5000 元做赔偿,当时就同意私了,但没过几天他又改口了。"
6 月 19 日,吴女士前往医院复查,医生建议做手术。朱先生便要求欧某再转账 10000 元作为手术费用,但这一要求遭到了欧某的拒绝。" 他突然改变态度了,狡辩说自己不是肇事者。"
6 月 21 日,双方前往负责处理此次事故的交警一大队进行协商。朱先生称,在协商过程中,他向欧某提出 3 万元的赔偿要求," 一次性了结此事 ",欧某同意了但迟迟没有兑现,一直拖着没有给。" 警方也建议我们协商解决的,但既然他一直不给赔偿,那就我们公事公办吧。"
但记者在欧某那里得到的说法却截然不同。
9 月 9 日下午,欧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事故发生后他一直希望通过赔偿解决此事,并没有逃避责任,只是吴女士家人要求的赔偿数额过高,他无法接受。
欧某称,他被朱先生找上门的当天晚上就转了 5000 元,希望帮助吴女士治疗,但此后却遭到吴女士家人的 " 不断加价 "。在 6 月 21 日双方协商时,是他先提出拿 3 万元 " 一次性了结此事 ",但遭了吴女士家人的拒绝,后来他凑了 5 万元再次希望 " 了结 ",但又遭到了拒绝。
" 我觉得他们是在敲诈,后来到了 7 月 24 日我又跟他们协商,他们直接说要我先给 10 万,我真的无法承受了。" 欧某称,7 月 25 日,他委托律师与朱先生进行电话沟通,表示可以拿出 10 万元,不过需要朱先生提供相关治疗费用的单据和发票,但电话被对方挂断了。
欧某还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吴女士家人不断向他所在的学校以及所属教育部门投诉,要学校将他开除。这使他的日常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干扰,目前已无法继续正常工作。欧某表示,他希望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 由法院来判怎么赔。"
<img class="lazy opacity_0 " id="img_2" data-original="http://zkres1.myzaker.com/201909/5d7888599e780bf723000007_1024.jpg" data-height='562' data-width='750' />

△现场监控
针对欧某的说法,朱先生向记者表示,欧某所说的情况并不属实,自己之前并未拒绝一次性赔偿的方案。" 他说的 3 万一直没有给,7 月 24 日那天交警的责任认定出来了,认定他全责,他知道后又想跟我们谈私了,这时候又说 3 万可以了,但我们认为他没有诚意,不想跟他谈了。"
朱先生称,加价到 10 万是因为他认为欧某没有诚意," 随便说说而已 ",并非趁机敲诈,而且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接到对方律师的电话。如今 3 个月过去了,欧某至今未就此事进行赔偿,无奈之下他们只得于 9 月 4 日将此事发到网上进行求助。
朱先生告诉记者,欧某在收到责任认定书后,又对认定结果提出了行政复议。第二份责任认定书也已于 9 月 2 日发出,依旧认定欧某负全责。他希望欧某能早日负起责任,如果依旧不积极赔偿,他将通过法律途径对欧某提起民事诉讼。

(当事人供图)
楼主热帖

28

主题

28

帖子

104

积分

普通用户

Rank: 1

积分
104